受白酒单一行业波动影响 茅台农商行去年净利润腰斩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9日

       北京报道说,

大树背影难掩。 贵州仁怀茅台农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茅台农商银行”)地处中国酒都, 也是由贵州茅台酒业集团技术开发公司作为大股东支持, 但其盈利能力 近年来持续下降。 2019年净利润甚至减半。 年报显示, 茅台农商银行净利润在连续四年下滑后, 去年降幅进一步扩大, 全年实现净利润7247.31万元, 较2018年下降51.95%。 值得注意的是, 2019年三季报显示, 该行实现净利润1.07亿元, 同比增长99.04%。 也就是说, 茅台农商银行2019年四季度亏损3500万元, 全年利润减半。 对于四季度全年盈亏减半的原因, 茅台农商银行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要向领导汇报, 咨询业务 部门在回复之前。” 不过, 截至记者发稿时, 该银行并未对此作出任何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 中诚信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诚信”)曾在评级报告中指出, 茅台农商银行的信贷资产集中在白酒行业, 易受波动影响。 单一行业; 白酒行业风险敞口持续, 银行资产质量面临较大下行压力; 同时, 计提压力较大, 盈利能力面临持续压力。 据此, 中诚信将茅台农商银行的主体信用评级从A+下调至A。记者注意到, 截至2019年末, 该行计提拨备1.97亿元, 较年初增长87.62%。 ; 核销不良贷款4.42亿元, 比上年增长8740%。 显然, 坏账准备和核销对银行净利润造成了巨大消耗。 茅台农商行去年四季度亏损3500万, 是在仁怀市农村信用社基础上改制的农商行。 银行所在的仁怀市因白酒企业众多, 素有“中国白酒之都”之称。
        其前十名股东多数为白酒企业, 其中贵州茅台酒业集团技术开发公司、贵州仁怀糖业烟酒有限公司、贵州钓鱼台国宾酒业有限公司均持股8.33% . 并列第一大股东。 该行贷款和垫款前十户中, 有8户为白酒生产或销售企业。 但由于近年来白酒行业相对低迷, 当地一些小白酒企业的生产和销售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受当地白酒行业复苏乏力以及白酒相关企业和个人信贷需求有限等因素制约, 该行整体贷款规模略有下降。 截至2019年末, 本行各项贷款总额100.67亿元, 较年初下降7.81%。
        其中, 公司类贷款56.68亿元, 同比下降19.42%, 对贷款总额负增长起到了拉动作用。
        受贷款总额下降影响, 茅台农商银行去年贷款利息收入7.85亿元, 同比下降4.15%, 导致整体利息收入下降5.67%至8.65亿元。 同时, 由于其他金融机构的经常性支出减少受减持带动,

本行整体利息支出3.17亿元, 较2018年下降14.09%。受上述利息收入及利息支行影响, 茅台农商银行去年的利息净收入为 为5.48亿元, 较2018年略有下降。此外, 茅台农商银行去年投资收益中, 持有至到期投资收益、应收款项投资收益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收益均增加, 带动投资收益9000万元, 增长16.88%。 总体来看, 在利息净收入和投资收益的综合作用下, 去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6.35亿元, 同比小幅增长1.22%。 有趣的是, 与营业收入的小幅增长相比, 该行的营业费用波动较大。 年报显示, 截至2019年末, 本行营业费用4.82亿元,

比2018年增长27.85%。其中, 资产减值损失2.01亿元, 大幅增长77.88%, 发挥了 对经营费用大幅增加起到推动作用。 显然, 从数据可以看出, 去年茅台农商银行营业收入增长乏力, 而营业费用增长较快。 受此影响, 该行实现净利润7247.31万元, 同比下降51.95%。 事实上, 从季报来看, 茅台农商银行2019年前三季度的盈利情况非常亮眼。 截至2019年6月末, 该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3.4亿元和6900万元, 同比增长5.26%和30.19%; 截至2019年9月末,

该行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5.33亿元和5.33亿元。 1.07亿元, 同比分别增长15.62%和99.04%。 没想到, 茅台农商银行的高速增长在去年四季度戛然而止。
        据测算, 该行去年四季度净利润为-3500万元, 即四季度亏损3500万元, 最终导致全年利润减半。 不良核销大增8740% 事实上, 茅台农商银行三季度末净利润同比增长近100%至全年利润下滑51.95%, 并非没有迹可循。 中诚信在评级报告中指出, 茅台农商行信贷资产集中在白酒行业, 单一行业易受波动影响; 白酒行业风险持续暴露, 银行不良贷款余额持续上升,

关注度和逾期贷款上升且占比较高。 管控能力有待提高, 资产质量面临较大下行压力; 银行存款下降稳定性弱, 存贷比上升, 同业资金依赖度高, 易受市场资金波动影响, 流动性管理压力大; 利差和业务规模的萎缩导致收入下降, 同时拨备压力较大, 盈利能力持续承压; 业务品种相对单一, 产品创新能力和综合金融服务能力有待加强。 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金融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茅台农商行的降级主要受不良贷款上升的影响。” 该人士进一步分析:“茅台农商银行的存款主要来自仁怀地区的白酒企业, 贷款也投放到当地的小白近年来, 由于部分酒类企业在竞争中定位不明确、前期盲目扩大投资等因素, 一些地方小白酒企业经营困难, 导致还款能力恶化。 相关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和个人, 最终导致茅台农商银行不良贷款持续上升。
        “截至2018年末, 本行逾期贷款较2017年末进一步增加7.38亿元至31.2亿元, 占贷款总额比重较2107年末上升6.9个百分点至28.57%。 去年, 本行对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全部扣减, 受纳入不良贷款影响, 本行新增不良贷款2.57亿元, 主要集中在白酒相关行业。 2018年末, 本行不良贷款余额较2017年增加0.81个百分点至4.10亿元, 增加0.81个百分点至3.76%。 银行支持的白酒行业抗风险能力较差, 及时归还银行贷款导致银行关注贷款规模较高, 同时为盘活不良资产, 银行借新贷还老有市场和发展潜力的小微企业。 受此影响, 本行关注贷款截至2018年末, 本行贷款余额26.37亿元, 占贷款总额的24.15%。 由于不良贷款持续增加, 本行拨备覆盖率持续下降。 2018年, 该行拨备准备金覆盖率为168.81%, 较2017年下降13.12个百分点。可见, 压降不佳是茅台农商行亟待解决的问题。 截至2019年末, 本行抵御资产质量下降风险并计提拨备同时, 本行去年核销不良贷款4.42亿元, 较上年增长8740% . 通过这些处置方式, 该行2019年不良率下降至3.09%, 不良贷款减少, 关注类贷款金额下降至17.64亿元, 占总量的17.52%。 在不良贷款双降的同时, 不良贷款的拨备和核销对银行净利润造成了巨大消耗。 对于茅台农户来说, 在当前形势下, 很难兼顾利润和资产质量。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9 中国平安有限公司 zhongguopinganyouxiangongsi (emailnotwrking.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