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胡适思想批判》全文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6日

       贴上一篇旧文, 求指正。周末像往常一样去旧书摊买书, 一套《胡适思想批判》前四卷(生活, 阅读, 新知三联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再版, 1955年3月- 1955 年 6 月 2009 年), 引起了我的注意。深黄色的封面上, 是郭沫若亲笔签名的书名。书的质量还不错, 但不知为何, 却让人显得很古板、琐碎。尽管我知道它只是著名的八卷的一半, 但我还是带着一些年轻人通常的好奇心买了它。开第一卷, 开篇是郭沫若的《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对光明日报记者关于文化学术界要同资产阶级错误思想作斗争的讲话》(1954年11月8日) ) 和“三点”。建议——1954年12月8日在中国文联、中国作协扩大联席会议上的讲话”。熟悉当代思想史的人都知道, 这是两个动员令。 “胡适思想批判”在全国掀起了巨大的运动, 理论家、学者、文教工作者众多。尤国恩、蔡毅、尹法如、周谷成、何琳、艾思琪、胡升、罗尔刚、金岳霖等, 让我们今天仰望山的人很多, 那个时代的学者很少能得到算了, 只是一流学者写的那些话,

今天还在实践中。在难以忍受的阅读中, 处处只有粗犷、随意的气氛, 可以说开创了“文革”批判文风的先河。 “很明显, 胡适只是一个打着‘尊重事实、尊重证据’的幌子歪曲事实、歪曲证据的骗子!” (第1卷, 第168页)“从他的文章和讲话中, 看到他表现出‘吓唬、欺骗、失手’的流氓技能并不难看。” “胡适在文化上是骗子和恶棍, 在政治上是恶棍和奴隶。” (第二辑, pp. 334-335) ……读这样的话, 作为后来者, 我很难理解为什么一代又一代的学者和精英会浪费时间和精力, 践踏他们的知识和知识。巧合的是, 两天后, 在老出版商、记者颜修先生(曾言修)的《半杯水》(福建人民出版社, 2001)一书中, 我读到了《让我们记录一下——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谁看过《胡适批判:可能只有胡适》一文, 得知他和出版人王子野先生共同主持了《胡适思想批判》的编辑出版。胡适的好友唐德刚曾回忆说, 当时身在海外, “从彼岸观火”的胡适“一个字不写反驳, 但字不读不放过”它”,

还添加了有趣的眉毛。批评家们拟定了胡适的“九罪”:哲学思想、政治思想、历史观、文学思想、哲学史观、文学史观、考证、红学的艺术性、红学的人性。大笑。唐德纲指着《批》八卷问胡石:“这几百万字里,

难道没有一点知识和真理吗?”他回答说:“没有学术自由, 我们怎么谈知识?”涉事的曾艳修先生说:“现在我可以100%证明,

当时王子业和曾艳修批评胡的文章有一半没看过。一是时间不允许, 二是两人有批评过这样的文章, 我对任何一篇都没兴趣……我开始编书的时候已经讲过了, 选择的原则是代表性问题和代表性人物, 至于说什么, 没时间看, 也控制不住。所以, 我相信大陆上大概没有人看过《胡适八评》, 这大概是一个真实的事实……这就是真是一场古今中外的奇异战争, 一人下令, 人人开枪, 但没有人在乎战斗的胜负, 只有被攻击的目标在旁观望, 不置可否。 " ——花了这么多精力和时间, 编写了近200万字的“巨书”。
       一个人看了垃圾文, 甚至把书名误认为是“文集”, 可见他当时太敷衍了。话虽如此, 看来今天, 如果你不这样敷衍的话, 你会怎么做呢?只是, 可悲的是, 历史再次被文化垃圾所覆盖。这本旧书中有一个有趣的细微差别。在 1955 年 4 月出版的第三卷和 1955 年 6 月出版的第四卷的目录之后, 有一个“出版说明”:“本书本次重印中, 原文章被提取两次, 无法修改页码, 故缺95-106页和191-202页”;“书印后, 暂时删去一篇, 故书缺第二十八页。 “作为出版商, 作者第一次看到这种‘开天窗’, 不禁让人疑惑:什么文章被临时选中?为什么会被选中?哪个作者在书史上失了名?”机会?”《让我们保存这张照片》一文没有说明这一点。我去图书馆找了第一版的第三版和我手上的那本。《论胡适政治思想的反动性》(已出版) 1955年2月7日在《解放日报》发表)和王元华的《胡适文学思想批判》(1955年2月5日发表在《解放日报》)彭任华东军区文化部副部长上海市委政治委员、宣传部长;王曾任上海市文艺工作委员会文学处处长。可惜历史无情, 突然被捕入狱。
       被指控为“胡风反革命集团成员”, 直至1968年被迫害致死;王泽从1955年6月起被隔离检查, 直到1957年底才回家。“胡风是反革命分子”, 被开除党籍。在一个风云变幻、人人有危的时代, 昨天的批评者甚至被剥夺了批评的权利。事实上, 从那以后, 书中批评胡适的人多半是接二连三的。各种运动都有难度逃避批评。在威权主义时代, 没有人能独自生存。这是历史给我们的教训。这些批评者和被批评者的轮回命运, 不禁让人想起“后世哀而不学, 后世为后世哀”, 或“谁刮胡子”。一个人的头也会剃光头。” ”谚语。近年来,

王元华先生多次写文章, 坚持对个人价值的关怀, 这与他当年的经历不无关系。散文家穆辉先生, 在《我们做吧》飘薛》(2002年4月25日发表于《社会科学报》), 赞扬了传中学者龚明德对同一作品不同时期版本差异的验证实践。他认为, “这样做可以帮助读者, 尤其是研究人员, 通过这些修改, 看到作家艺术和思想的变化, 同时感受时代的脉搏……如果不限于文艺界, 党史研究者也可以做龚明德先生勤奋刻苦的版本研究工作, 一定比文学艺术作品的版本变迁研究更有现实意义和历史价值。”从《胡适思想批判》各版本的异同入手, 难道我们也不能窥见当代知识分子思想史上的一些蛛丝马迹吗?!在极左思潮的影响下, 文化学术思想领域的问题多以政治运动的形式进行, 直至“文革”达到高潮。对当代中国文化发展的损害。曾延修先生在上述文章中说:“这种大批判, 真是人民的劳动。一场毁掉金钱, 彻底粉碎任何人文学科自由学习幻想的灾难。
        “要谈‘收获’, 还有1951年至1955年对《武训传》的批判, 《红楼梦》的研究批判, 胡适的思想批判, 梁漱溟的思想批判, 胡风的思想批判。 ..每一次潮流过去, 它都停留了。接下来是很多适合这种情况的文字材料和“著作”。除了本文提到的“胡适思想批判”之外, 作者还知道《批判胡适思想资料集》、《批判胡适反动思想》、《批判胡适实用主义》哲学、《批判胡适实用主义、反动反科学》、《批判胡风资产阶级主观唯心主义》 《文艺学》、《梁漱溟政治思想批判》、《梁漱溟思想批判》(两卷)等老书。这些书除了提神, 再难有更好的地方了在过去的历史中。偶尔还能在旧书架上看到零散的书籍, 但除了一丝轻蔑和好奇, 谁会去那里看一会儿呢?从理论的角度来看, 这些书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学术”。
       当今的藏书界百花齐放, 各有特色。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9 中国平安有限公司 zhongguopinganyouxiangongsi (emailnotwrking.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