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需要“第二次转型”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1日

       资深媒体人赵玲玲 自8月中旬以来, 南非经历了自1994年种族隔离被废除以来最严重的流血事件, 造成45人死亡、78人受伤。事件发生在世界第三大铂矿生产商马里卡纳的矿区南非北部的龙鸣。在工人要求加薪三倍的要求被雇主拒绝后, 罢工逐渐演变成矿工与警察之间的暴力冲突, 最终于8月结束。 16日发生了流血事件。一个多月后的今天, 马里卡纳的工人已经复工, 但它在邻近矿山引发的动荡仍未平息。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日前宣布, 已派出约1000名士兵协助警方控制铂矿区的不稳定局势。在种族隔离制度结束18年、黑人当家作主的今天, 这场流血冲突凸显了南非政治转型成功后社会经济转型的严重滞后。 1948年至1994年的种族隔离时代被称为南非历史上的“黑暗时代”。经过黑人的不懈斗争和国际压力, 种族隔离制度终于被废除, 曼德拉于1994年5月成为南非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通过恢复真相和社会和解, 南非的这次转型避免了流血和报复, 并成功探索了除大审判和大赦之外的第三条政治转型路径,

赢得了世人的尊重。曼德拉、德克勒克和图图主教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黑人上台后,

裁决“非国大”受到媒体批评确保新闻自由的态度。 “非国大”虽然一党独大, 但其他党派也在不断壮大, 相互制约、相互竞争的关系逐渐巩固。 2008年, 前总统姆贝基被迫辞职, 组建新政党, 导致“非国大”分裂。人们原本以为南非的政局从此会动荡不安, 但后来的发展却并非如此。各项成就表明, 新南非的政治转型非常成功, 堪称世界的典范。但在经济和社会层面, 情况却远没有那么糟糕。自黑人上台以来, 政府部门中的白人人数急剧减少, 军队和警察中的白人人数也逐年减少。说到歧视,

现在情况完全颠倒了, 受歧视的不再是黑人, 而是白人。根据政治立场而非工作能力来提拔员工是很常见的。只有支持执政联盟, 才有升迁的机会。这导致大量有工作能力的白人缺乏晋升空间, 离开公共服务领域, 走向公共服务领域。解决问题的能力越来越差。从目前的情况来看, 占人口10%的白人很难有机会在南非执政。与许多支持奥巴马当美国总统的白人不同,

南非黑人的政治身份仍然是根据肤色来绘制的。黑白两色虽然在法相上不再分野, 但他们心中那浓浓的警惕与敌意, 依旧难以消弭。种族融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黑人的政治优势并没有体现在经济层面。由于受教育程度有限, 当地黑人雇员普遍从事底层工作.但南非经济正在向技术密集型经济转型, 农业和采矿等传统劳动力部门正在消失, 15-34岁的黑人中有一半以上失业。根据南非一家研究公司2011年公布的数据, 在南非, 南非黑人男性的平均月收入为2400兰特, 而白人男性的平均月收入为19000兰特;大多数白人女性的月收入为 9, 600 兰特, 相比之下, 大多数黑人女性的月收入仅为 1, 200 兰特。在私营公司的高级管理职位中, 73.1% 的经理是白人, 而黑人为 12.7%。时至今日, 南非90%的财富仍由白人控制。南非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基尼系数多年来一直保持在0.6以上, 最高年份甚至接近0.7。而一些曾经为废除种族隔离而奋斗的人, 变成了一个既得利益阶级, 迅速远离了底层民众, 不再是底层民众的代表。
       这些人觉得他们过去受到种族歧视的不公平对待, 现在应该得到补偿。 1980年代, “非国大”中的重要人物、反种族隔离斗士拉马福萨帮助成立了全国矿业联盟, 并发起了数次打击矿工的罢工。进入“非国大”高层后, 拉马福萨利用个人政治网络发家致富, 成为南非最富有的商人之一。现任龙鸣铂矿非执行董事。类似的例子很常见。就连现任总统祖马也多次卷入贪污贿赂丑闻。曼德拉谈到非国大干部的腐败说:“他们就像第一次走进糖果店的穷孩子, 一旦接触到政府资金, 就绝不会松手。”他认为, “我们未来的希望取决于与腐败打交道的勇气。”。继任总统姆贝基也大力反腐, 1999年启动“全国反腐计划”, 2001年创建“全国反腐论坛”, 2002年召开“道德风尚峰会”。非国大作为执政党, 很难遏制南非的腐败。政治地位与经济地位的巨大差距, 以及对民主和政治精英的失望, 让很多人认为, 只有用暴力手段发出足够的声音, 才能听到政客的声音, 才能解决问题。这也是近年来南非各种示威活动引发的冲突不断升级、数量不断增加、暴力程度也越来越高、越来越血腥的原因所在。尽管民众因缺乏选择继续投票给执政联盟, 但他们对政府缺乏基本的信任。除非这个根本问题得到解决, 否则南非的暴力冲突将难以停止。
       这导致了被称为彩虹之国的南非, 它是世界上犯罪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南非最大的城市约翰内斯堡是该国的金融和经济中心,

现在甚至被称为“凶杀之都”。
       今年6月, 在为期四天的“非国大”国家政策会议开幕式上, 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表示, 自1994年结束种族隔离以来的18年里,

南非主要进行了政治转型。旋律的“第一次转变”, 向民主的转变。然而, 在中等收入国家南非, 普遍存在的贫困、高失业率、贫富悬殊等问题威胁着未来的国家建设。因此, 需要进行“二次转型”, 即社会经济转型。这个过渡期需要 30 到 30 到 50 年。尽管祖马的提议因为包含“贫富平等”的含义而被否决, 但南非的发展历史证明, 革命无法取代被水冲破的制度变革和努力。南非事实上的“二次转型”已经在行。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9 中国平安有限公司 zhongguopinganyouxiangongsi (emailnotwrking.com),All Rights Reserved